當前位置:寄口罩到香港>> 悦讀

挖掘紅色文化 再現英雄故事

字體大小:
來源:今日蕪湖客户端           編輯:何素雅

戴振南烈士的“革命犧牲烈士光榮紀念證”

一張破損的烈士證,藴藏了一段塵封已久的英雄故事。這張烈士證的主人是戴振南烈士,今年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通過深入走訪,找尋到戴振南烈士的親屬,從而挖掘出戴振南烈士的英雄事蹟。

今年是“皖南事變”80週年,80年前“皖南事變”留下了一段英勇悲壯的篇章,而蕪湖作為當年新四軍從事革命活動重點地區之一,在廣闊的江南江北大地上也寫下了許多壯烈的英雄故事。近年來,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通過深入研究、走訪,挖掘出很多新四軍烈士的寶貴史料,通過對這些資料進行梳理和研究,將那段血與火交織的崢嶸歲月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一張烈士證牽出一段英雄故事

“真的要感謝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的同志,如果不是他們找到我瞭解當年那段歷史,我至今都不知道在我的長輩中,還有一位革命烈士,曾經為了我們今天的生活拋頭顱灑熱血。”在省河道管理局工作的戴紅感慨的對記者説。

戴紅要感謝的,是蕪湖市城管局二級調研員戴尉華。戴尉華是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的理事,也是新四軍戰士的後代,他的父親戴詞就是一名新四軍老戰士。在今年紀念“皖南事變”80週年活動中,戴尉華和研究會的同事走訪了部分健在的新四軍老戰士,而在走訪中,戴尉華父親提到了他同村的一名戰友——戴振南。“父親説,他本人還是受戴振南影響參加新四軍隊伍的。戴振南是在抗日戰爭時期犧牲的,當年自己是看着他從戰場上被抬下來的。如今在當地,卻很少有百姓知道他的事蹟,甚至他的晚輩們也無人知曉。”戴尉華説,通過實地走訪,瞭解到其父親在內的很多當地百姓,都希望研究會能夠搶救挖掘戴振南烈士的生平事蹟,弘揚他的革命精神,將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線索只是隻言片語的回憶,而烈士已無後人在世,知曉當年情況的老人也寥寥無幾,尋訪過程註定困難重重。但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尋訪人員沒有氣餒,先後走訪了戴振南烈士的犧牲地、出生地的村鎮幹部,尋訪一些親歷或見證當地革命鬥爭的老人,最終根據瑣碎的信息找尋到戴振南的侄孫戴紅。“大家都很興奮,立即向戴紅求證,結果他卻一下懵了,説自己從來不知道長輩裏還有這樣一位革命烈士。”戴尉華説。

抱着將信將疑的態度,戴紅找到了自己已經80多歲高齡的大伯父,而大伯父説出的一條信息讓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尋訪人員喜出望外:小時候的確聽長輩説起過戴振南,而且在戴紅爺爺的老屋裏可能還有一張烈士證。循着這條線索,戴紅回到了爺爺在鄉下的老屋,由於常年無人居住,老屋早已堆滿雜物,戴紅重新清理收拾,花了兩天時間終於在一個破舊的牀頭櫃中找到了一張“革命犧牲烈士光榮紀念證”,雖然年代久遠,烈士證已經破損不堪,但證書上戴振南的名字仍清晰可見。經過兩個多月的走訪,通過對收集來的碎片化的信息進行查證和整理,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尋訪人員終於將戴振南烈士的生平和犧牲經過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戴振南出生於1922年,今無為市牛埠鎮慄樹行政村人。他生長在一個較為富裕的家庭。17歲時在鎮上一家較大的戴萬昌商行作文職,接觸到中共地下祕密採購人員,受到進步思想的影響,激發了他參軍報國的愛國熱情。1942年2月,他毅然決然地放棄了相對穩定的工作和較為安逸的家庭生活,離開了父母和懷有身孕的妻子,投身抗日隊伍。戴振南參加了新四軍七師沿江地委五區游擊隊。因他的文化程度較高,入伍時部隊領導安排他擔任文書工作。但他主動要求到戰鬥班當戰士,在戰鬥中鍛鍊自己。在黨組織的幫助下,戴振南思想上不斷進步,政治信念更加堅定。他虛心向老戰士學習,工作積極肯幹,很快得到了領導和戰友們的好評,半年左右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擔任了副班長職務。

1943年11月的一天,戴振南和另一名戰士隨同區裏兩名幹部到湖隴鄉陡崗徐村開展減租減息和其他羣眾工作。下午,他和另一名戰友在村外執行流動崗哨任務時,突然發現姥山炮樓方向有幾個日本兵向徐村方向走來。當時炮樓裏的日軍經常三五成羣的到附近村裏搶劫老百姓的糧食、家禽,殘害婦女。在突發的緊急情況下,戴振南首先想到了村裏的兩名工作同志和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放棄了撤退到安全地點的機會,給區裏的同志和老鄉們爭取更多的轉移時間。他們立即開槍報警,對日軍進行阻擊。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他們和日軍展開了激烈的槍戰。戴振南在戰鬥中身受重傷,後被戰友救下送往無為襄安診所救治,終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光榮犧牲,當時年僅23歲。

英烈雖已遠去,但精神長存不朽,鼓舞着後人。作為烈士的親屬,戴紅將破損的烈士證拼好熨平,好好的收藏起來,“對我來説,這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我要將他的英雄故事講述下去,讓紅色基因和革命薪火代代相傳。”

挖掘紅色事蹟傳承紅色基因

烈士事蹟是革命先烈留給後人的可貴精神財富。為了緬懷那些曾經為國家、為人民浴血奮戰的革命先烈們,繼承他們的革命精神,今年,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前往無為市洪巷鎮原沿江地委五區抗日遊擊區,開展尋訪新四軍足跡活動,並專門瞻仰了原五區區長何也烈士墓。在尋訪過程中,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成員瞭解到何也烈士為了革命事業年僅25歲就光榮犧牲,“當地流傳着不少何也同志的傳説,説他在當時的根據地創建和敵、偽、頑鬥爭時的事蹟,機智勇敢,是個傳奇人物。”為了讓這些英雄人物的事蹟能夠傳承下去,激勵後人,讓紅色奮鬥精神代代相傳,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走訪人員通過尋訪知情的老同志,梳理老戰士的回憶錄、當地的村志和一些歷史檔案等方式,整理出了何也的生平和諸多鮮為人知的鬥爭故事:

何也烈士

何也,原名何光旭,又名何其茂,原無為縣洪巷鎮聯合村沙莊人。何也1938年參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湖隴鄉副鄉長、鄉長,1942年7月任臨泉區(七區)副區長。由於當時五區處於日、偽、頑、匪和新四軍多方爭奪之地,特別是劉家渡、二十四圩一帶土匪猖獗,鬥爭形勢更為嚴峻環境十分險惡。因何也是五區本地人,工作既有能力也有魄力,他於1943年初被組織上從七區調任五區區長。何也與五區工委書記胡孟晉一道,領導五區幹部羣眾,通過艱苦努力很快打開了五區的工作局面。他們首先抓住重點,開展對當地反動勢力的軍事鬥爭,剿匪除惡。同時,何也親自領導了五區的減租減息工作,並在出現災荒的時候,打開地主糧倉分發糧食給貧苦農民,組織發動農民對荒灘、荒山開發利用,進行生產自救。在何也等人的不斷努力下,五區各基層黨組織和革命武裝的建設得到不斷髮展,為五區開展對敵鬥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建立和鞏固無為南鄉的抗日政權做出了積極的貢獻。何也因此成為國民黨頑固派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通過用金錢和美色收買何也的警衞員,對何也實施刺殺行動。1945年5月,何也在劉渡開展工作時遭到他的警衞員小汪暗殺,犧牲時年僅25歲。

蕪湖是革命老區,是抗日時期新四軍浴血奮戰的主戰場。近年來,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深入研究皖江抗日根據地和新四軍在蕪湖的光榮歷史,宣傳黨和人民軍隊的優良傳統,為革命先烈先輩樹碑建館,為革命歷史著書立説,為弘揚革命傳統講座授課,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蕪湖是當年新四軍從事革命活動重點地區之一。多年來各地蒐集整理了很多寶貴史料,為了防止散失,亟需將分散在各地的資料歸併、梳理,分類甄別。”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圍繞新四軍和皖江根據地的建設的歷史,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積極開展史料搶救、學術交流和重要歷史人物、歷史事件的紀念活動,推出一批具有重要價值的研究成果。由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與蕪湖傳媒中心聯合制作的電視片《新四軍在蕪湖》已陸續播出,120萬字的《新四軍在蕪湖》一書的編撰工作初稿已基本完成。同時,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及各級分會還積極組織彙編重要戰鬥和事例的回憶錄,編寫革命故事,真實地記錄先輩們的革命經歷和戰鬥場景。此外,深入開展革命傳統教育,開展紅色教育進學校、進機關、進社區、進企業、進農村活動,講述紅色故事,傳承紅色基因。“今後,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還將大力宣傳弘揚革命傳統和鐵軍精神,傳播紅色文化,讓後人從中汲取奮進的力量。”(全媒體記者 季鯤  圖片由蕪湖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