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寄口罩到香港>> 悦讀

水花消失術的背後,你知道是怎樣的嗎?

字體大小:
來源:今日蕪湖種瓜得瓜工作室           編輯:何素雅

跳水堪稱“2秒鐘的藝術”,在2秒鐘內,運動員的起跳高度越高,才有越多的時間在空中完成翻騰、轉體、展開、入水等一系列動作。但是,如同俗語所説,“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這“2秒鐘的藝術”背後,也是常人難以想象的日復一日的刻苦訓練和勤勉加成。

2秒鐘的藝術  

在蕪湖市青少年體育學校體操跳水訓練房,記者見到了教練陳建莉,和跟着她學跳水的一羣孩子。“跳水”是一個需要從娃娃抓起的體育運動項目,蕪湖跳水隊的孩子們,年齡最小的只有4歲。在有些悶熱的訓練場地,家長們頗為耐心地在場外等待,教練和孩子們則在訓練場上不厭其煩地重複地做着一個又一個動作。

但是,當記者看到,這羣孩子能在蹦牀上嫺熟地進行空翻,能雙腿舉起做出標準的倒立動作,就不禁感嘆,這羣孩子的不簡單。從娃娃抓起,不僅是要從小開始接受跳水訓練,而且也和孩子們從小先天的身體素質相關。從奧運冠軍選手的發展經歷來看,中國跳水在運動員選材上“獨樹一幟”,無論男女都是身材瘦小修長、彈跳力出眾、協調性好。採訪中,教練陳建莉也證實了這種説法,她告訴記者,他們每年都會到幼兒園去招生,初選時會看孩子的身形是否瘦小,稍後還會考察孩子的身體協調性和靈活度。“跳水不能身高太高,還要看孩子的彈跳力和爆發力。”作為尋找“千里馬”的“伯樂”,陳建莉説,做了教練這麼久,先天是不是跳水的好苗子,她一眼就能看出來。

日復一日的訓練,不僅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背後也需要付出諸多汗水和辛苦。一些家長擔心影響文化課,索性早早就選擇放棄;還有一些家長讓孩子學習跳水,是為了讓孩子從小鍛煉出強健的體魄,但是能長期堅持下來的,仍然是少數。對此,陳建莉十分遺憾。

能夠進行跳水,需要歷經陸上訓練和水下訓練兩個階段。因為蕪湖暫時沒有跳水台,所以蕪湖跳水隊的孩子們都在本地先進行陸上訓練,待打下紮實的基礎後,於賽前再到合肥參加跳水集訓。採訪當天,孩子們在訓練館做的動作雖然都是陸上訓練,但是已經能夠從諸多的動作中看出一些跳水動作的影子。另一名年僅27歲的男教練吳勤凱向記者介紹,在訓練館,孩子們需要進行前滾翻後滾翻、肋木舉、兩頭起、空翻、倒立等一系列的動作訓練。其中,前後滾翻、空翻是為了讓孩子們找到空中翻騰的感覺,肋木舉和兩頭起則是為了鍛鍊核心力量,倒立是練習頭向下時的下水感。此外,還有模仿操可以讓孩子們熟悉跳水的常規性動作。然而,每一個動作的背後,都意味着教練的耐心教導,和孩子們不怕吃苦的付出。訓練中,這些孩子雖然年紀很小,但是做動作時,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眼神中隱約透露出幾分同齡人難有的堅毅。

2000年組建跳水隊    

採訪中,10歲的安徽省跳水隊運動員劉涵,也趁着假期來到蕪湖市跳水隊與學弟學妹們一起訓練。這個從蕪湖走出去的小男孩,自6歲開始學習跳水,已經連續接受了4年的專業訓練。“當年學跳水是因為我小時候總是生病,媽媽想讓我通過鍛鍊變得身體好,因此走上了這條道路。練習跳水後,我的身體素質得到了提升,基本沒生過病。”在訓練場上,劉涵明顯是蕪湖市跳水隊孩子們的小榜樣,小小年紀的他,不僅已經從蕪湖市跳水隊走向了安徽省跳水隊,而且也能在比賽中站上10米跳台,並獲得諸多獎項。劉涵直言,自己也有奧運夢,他説:“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站在奧運會的領獎台上,為了這個目標,我會一直努力下去。”

吳勤凱,曾經也是省隊的一名運動員,6歲就學習跳水的他,如今在蕪湖市跳水隊擔任教練。他向記者介紹,蕪湖市跳水隊是2000年組建的,組建沒多久,就在2002年安徽省第十屆運動會上獲得了省運會的首枚金銀牌和總分第一名。之後的歷屆省運動會上,蕪湖市跳水隊的隊員們也是捷報頻傳,斬獲了諸多獎牌和獎項:2004年,全國少兒跳水錦標賽中,有隊員獲得五米台第四名;2005年全國跳水分區賽中,有隊員獲得男子雙人五米台第一名等成績;2006年安徽省第十一屆運動會跳水比賽中,蕪湖隊獲得3枚金牌、1枚銀牌,團體總分第二名的好成績,並榮獲體育道德風尚獎……吳勤凱對蕪湖市跳水隊的成績如數家珍,陳建莉也頗為自豪:“我們蕪湖基本上在省運會的跳水比賽中,歷年來都是數一數二的。”組建跳水隊至今,蕪湖市跳水隊已先後向省隊輸送了約10名運動員。

水花消失術的背後  

跳水是一項優美的水上運動,它是從高處用各種姿勢躍入水中或是從跳水器械上起跳,在空中完成一定動作姿勢,並以特定動作入水的運動。吳勤凱告訴記者,跳水動作的空中姿勢可分直體、屈體、抱膝、翻騰兼轉體的任意姿勢。記者通過教練的介紹瞭解到,我們生活中人人羨慕的大長腿,到了跳水中卻可能成為一項劣勢。“身材最好是五五身,或者六四身最好。因為半徑越大,越不利於跳水。”

對於網友們特別關注的“水花消失術”,吳勤凱表示,這一方面與起跳的姿勢相關,也與運動員入水的角度相關。“要壓水花,肯定要全身夾緊,而且入水的時候是呈現一個曲線。”雖然技巧運動員都知道,但是不可否認的是,跳水的“水感”對運動員而言,同樣至關重要。

“你是怎麼練出壓水花絕技的?”每次國際大賽,都有外國記者這樣問中國跳水運動員。然而,不同中國運動員的回答永遠是一個字:“練。”同樣的問題,教練們的回答可能會多説點:“就這麼練。”(全媒體記者 李婷維   實習生 吳哨童  鄢傳楊 文/攝)